商陆。

Trip生贺

#Trip生贺#
#欢脱的短打#
哦,极其的ooc。
不建议在半夜看,不建议看到最后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start———————

嗯,还有一分钟到5月3号。

Virus低头看了一眼智能终端上显示的时间,把跑遍了碧岛搜刮来的民脂民膏 啊不,各种甜点糖果放在了Trip门口,以及,一个小闹钟。

10英寸的巧克力蛋糕上用奶油写着“Happy Birthday!”。装在保温箱里的松饼还有刚刚出炉的香味,日式的各种糕点,蛋挞,甜甜圈,戚风杯…。

5,4,3,2,1……

午夜的钟声在central tower响起。Virus敲了敲Trip的房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Virus:混蛋,Trip你的房门怎么是朝外开的。

【伪双】享受今夜1

极度ooc。
时间线大概依然是两个人小时候,Virus已经什么都懂而Trip还是小*男的时候。
注意避雷,就好。
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是一个寻常的夜晚,日常的洗漱过后,Virus和Trip和往常一样进入各自的被窝,用睡眠治愈一整天的疲惫。

月行至中天,Virus被入耳的细碎噪声惊醒,睁开眼看见的就是那团不能再熟悉的红发和一双绿色的眼,只是脸上若隐若现的有那么一点绯红。

怎么了,Trip?

Virus第一次遇见Trip时,Trip还是个比他矮上半个头的小男孩,现在已经长得快比他还高了,随着身高一起发育的,还有Trip的身体和心智。

身体,有点发热。

Virus在心里偷笑了声,隔着不厚的被子,他能感受到大腿被什么东西顶着了。

果然,小狗长大了。

心里如此想着,Virus出口的话却隐藏了所有的笑意。

没事,跟我来。

把大半个身子压在Virus身上的Trip懂事地起了身,Virus也立刻从被窝里出来。白色的裤沿只到大腿的中间,跟在他身后的Trip红着脸看着那两条修长的腿在眼前晃来晃去。明明到独立的浴室只有几步路的时间,Trip只觉得这几步路走了一夜的时间,青涩的身体涌上了陌生的感觉。

Virus把Trip带进了浴室,把挂在墙上的花洒拿在手里,半蹲在浴缸的边上,打开水龙头试着水温。

……Virus?

Trip试探性质地唤了声眼前人的名字,一脸不解地看着那人,仿佛是在做给小狗洗澡的准备工作。

Trip,把衣服脱了,过来。

Virus这样说着,Trip也照做了,他相信Virus不会做什么对他不好的事,同样也不介意在Virus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体。

当Trip走过去坐下到浴缸里的时候,耳畔悠悠地传了声难以察觉的轻笑,他转头看向拿着花洒帮他冲洗着身子的人,碰巧瞟见Virus半掩在上衣领口的锁骨。

来,闭上眼睛。

Virus用手掌合上了Trip的眼睛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说不定,会开车?

无题【伪双子少年】

避雷区。
伪双子少年时期的事,突然而来的脑洞。
ooc,大写的ooc。











============
1.我第一次遇上了那少年,本以为会和别的人一样被打一顿,没想到他竟然只是站在那里,顶着一头红发,用绿色的眼睛看着我。

2.第二次遇上他是在一个气压极低的闷热夏日。午饭时,我与往常一样坐在墙角,与世无争。直到那似乎被切除了声带红发少年端着满满一盘的甜食坐到我对面。我能感受到周围人看好戏似的目光,可惜,要让他们失望了。他吃相极其粗犷,蛋糕上的奶油几乎糊了一脸,我皱了皱眉毛,低下头继续吃我的饭。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察觉到我表情的细微变化,动作好像收敛了不少。
我吃完了我自己的东西,就离开了,也不去在意那个突然出现在自己生活中的少年。

3.自第二次见面以来,这少年就一天到晚跟在自己后面,一言不发,一事不做。不过管事的人似乎并不介意,甚至有些愉快--自从我与他遇见以来,他便不再打架了。
似乎是他找管事的人说了什么……他声带被切除了,大概是通过别的方式吧,反正结果就是,他搬来与我同住了。事后不多久,听管事的人说上面给我们扩建了个双人房,看来那位东江先生很善解人意啊。

4.Viru,s。
似乎是有人叫我,不过那声音很陌生。
Trip,去看看门外有没有人。
眼睛,睁开。
我昨天实在累得不行,这时候依旧困的厉害,眼皮重得仿佛有千斤,只是轻叫了那人的名字。
Trip?
是,我。
大约是我当时太想睡觉,竟只是嗯了一嗓子,就接着睡了。醒来后忍着头痛回忆那时候的事的确被吓了一跳。
Trip能说话吗?大概是这样吧。

5.Trip来这儿以后说的第一句话是在叫我的名字,这么想想,真是不胜荣幸。
Trip,东江先生希望你过去一下。
我的智能终端上传来了东江先生的简讯。东江先生前不久改造了我的眼睛,似乎是为了什么事情,本来是计划在我生日当天动手术,但我一意坚持不改变虹膜的颜色,实在麻烦了那位“科学家”来干这画家的工作。
毕竟Trip说过,他喜欢我眼睛的颜色。
几天之后才有了Trip的消息,东江先生用哭笑不得的声音给我打了一通电话,叫我去看看Trip那孩子。

6.Trip的红发配着蓝色的眼睛,总觉得有些格格不入,不伦不类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。他没有说话,只是用换上的蓝色眼睛盯着我,就算是我也察觉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,只好开口问到。
Trip,什么了?
和你的一样好看,是不是,我的眼睛?
哭笑不得。

=============
啊,这两个人太可爱。

【双主视角】virus生贺2

今天天就是virus的生日,昨天在碧岛跑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适合他的东西,自己心多少有点受挫,就是不知道那个人一整天有没有想过自己。

哪怕只是那么一会会。

————trip视角————

急匆匆赶回家的时候已经11点多了,本来以为virus已经睡觉了,没想到他居然满身酒气的站在玄关往里一点的地方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
   
  欢迎,你到哪里去了?
   
“没。”

   嗯,早点去睡觉吧。

“……。”

别过头去躲避扑面而来的酒味,余光瞟见人一脸上的笑意心脏突然少跳了一拍,这样的情感,我本不被允许拥有。

这是绕过了这个麻烦的男人,走到两个相似的房间门口,鬼使神差的走进了他的房间,赖在他的床上。

枕头和被子都是熟悉的味道,像是凝固了一样,比起那个麻烦的男人,让人惬意多了,不自觉的就把头和身体全都埋在了里面,那种味道,就像是让人上瘾的罂粟。

    trip,回你的房间。

摇头。

本以为他还会过来哄哄自己,没想到他居然直接转身出了门,赶紧跳起来追赶那个背影,去发现墙上的挂钟指针已经重叠,一起指向12的位置。把头埋在他颈间,贪婪地呼吸混在他气息的空气。

“virus 生日快乐。”

【双主视角】virus生贺1

总觉得trip昨天有一些一反常态,一整天都没见着人影,半夜回来时也是一脸慌张,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。

反正他干过的莫名其妙的事数也数不清,这次也随他去吧。

————virus视角————

说是百无聊赖也好,说是乐得清静也好,总觉得trip不在这间黑白色调的房子又少了几分生气。

一整天待在房间里处理公事,草率的解决了晚饭以后就一个人喝酒,直到思想被白金牢笼的喧嚣从酒醉中拉回到现实,才发现,一整天不在家的人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 我回来了。
   
“欢迎,一整天去哪里了?”

    没。
   
“嗯,早点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 ……。
   
这只跟了自己十年的小狗还是没什么长进,大概是身上的酒味熏到了他,只甩给自己一个侧脸,不过别过头的角度还是和数年前一模一样。唯一有所改观的是,他现在开门不再用踹的了。

这光景和十年前在东江先生那里大同小异,红发绿眸的少年和别人打了个你死我活之后,不回自己的房间,却一脚踹开自己房间的门,一句话不说就扑到床上了。

时光荏苒,十年弹指一挥间,不管是变了的还是没变的,总会有它存在的意义。

“明明有自己的房间,为什么赖在我这里?”

少年的身高已经超过自己,心理年龄倒是没有增长多少,一脸无奈的走到床边弯下腰对人说:

“trip,回你的房间。”

摇头,和记忆中的反应一模一样。既然他不乐意,那就这样吧。

转身出了门,身后立刻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。倏地,一团淡黄色的乱毛抵在肩上,闷闷的传来点声音。

    virus,生日快乐。

【柳戴】香草巧克力

ooc严重
冷到冥王星背面的cp
小段子
放学买冰淇淋时候的脑洞

帝都一如既往的炎热夏天,千里之外的武汉也不逊色分毫。
当柳非的手机铃声响了,来电显示是戴妍琦。

[非非姐!我到北京了!]
【来我这儿都不说一声……在哪呢?我去接你。】
[我打车去微草俱乐部,听师傅说还有十分钟的样子。]
【那一会儿见!】
[好,拜~]

匆匆忙忙披上微草队服,从电脑前站起来,走出宿舍。步行到俱乐部门口,一辆出租车迎着似火的骄阳奔驰而来。

[好久不见!]

那小姑娘一下车就扑了过来。好不容易接住了她,自己却差点被绊倒。

【是啊,又是半年了呢。】
[呐,我来的时候已经攻略过了,前面有一家冰淇淋店据说特别好吃!]
【现在就去吧,别让王大,咳,队长看见,他又得数落我。】

被小姑娘拉着,穿过几条熟悉的街道,终于算是到了那家她口中的冰淇淋店。

[非非姐你要什么口味的?]
【香草好了,你呢?】
[当然是巧克力啦!]
【不过冰淇淋吃多了会胖,要不然我们吃一份吧。】
[啊,好吧。]

如果在美食和身材之间只能选一个,我会选择美食。但是如果可以折中计算,也是不错的。

[双拼,一大份,嘿嘿。]

一大份,两个人一起吃,应该也是不错的分量了。

片刻,那小姑娘端着冰淇淋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。充满少女气息的粉红色纱制窗帘,把刺眼的阳光也变的温馨。

突然肩膀上一重,原来是她靠着。

【一路上累了吧,靠着,我来喂你。】
[嗯。]

甜蜜得像冰淇淋一样的场面,一口巧克力,一口香草。时不时又调戏一下她,送到她嘴边的东西,最后却进了自己的肚子,看着她有些炸毛的样子,只好装模作样顺个毛。

——冰淇淋,甜过初恋——

喵~『王柳』『脑洞』『柳非兽化』

(一)

“喵~”

王杰希训练回到宿舍,发现门口的垫子上趴着一只小白猫,淡绿色的眸子,在灯光下一闪一闪。它见到王杰希,便往人的裤脚上蹭。

“这猫是哪来的呢?”王杰希蹲下身,用手挠了挠猫的下巴,自言自语道,“我反正缺个伴,就你来陪我吧。”

猫被人挠了下巴,舒服的呜噜呜噜叫,竟然还闭上眼睛享受起来。

“唉,这猫。”王杰希把猫抱起,坐到沙发上,把猫放在腿上,抚摸着。

“今天柳非怎么没了训练,人也不在宿舍。对了,你还没有名字吧,嗯,就叫柳非吧。嗯?非非?”

柳非猫轻轻叫了一声,表示认可。

王杰希笑了,想:这猫还真的和柳非一样古灵精怪呢。

(二)

王杰希要睡觉了。却发现昨天在淘宝上买的东西还没有到。想到只能和猫一起睡,不禁皱了皱眉头。

“非非,你的东西还没到,今晚就和我睡吧。”说完,王杰希把柳非猫抱起,放在床上。柳非猫一个激灵,立刻就钻进了被窝,缩成一团。

王杰希换好了衣服,也钻进了被窝,却不知道,自己性感的肌肉全部被猫看了个光。

一夜,王杰希怀里的小毛球各种不安分,于是,他一晚上都没睡好。

(三)

周末休息,刘小别到王杰希房间串门。一进门,就看见了柳非猫,立刻不太淡定了,又是摸摸头,又是捏捏肉垫,好不喜欢。

“小别,柳非这两个星期都不见了,有没有跟你联系啊?你平时关系和她不错,知道她怎么了吗?”王杰希看着玩弄自己猫的少年,问道。

“我不知道。队长去问问李济或者柏清吧,他们两个和柳非走的比较近。嗯,队长的猫是只母的呢。”刘小别抱起猫看了看。

突然,柳非猫调皮的窜上了刘小别的肩膀,爬上来刘小别的头,淡绿色的眼睛盯着王杰希的大小眼看着。

“非非好像挺喜欢你的呢。”王杰希笑着看被自家猫欺负的小别。

“非非?这只猫的名字?”刘小别奇怪着。

“是啊,这只猫是柳非第一天不见的时候来的,所以就叫非非了。”王杰希解释到,“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名字,这猫就跟柳非一样机灵。”

(四)

初冬的B市,天气冷得很。

“柳姐,你这个月都去哪了?我们都很担心你。”高英杰发现了独自站在微草俱乐部门口的柳非。柳非穿着毛茸茸的大衣,带着淡绿色的美瞳。

“让你们担心了,sorry啦~”柳非像往常一样,脸上挂着微笑,“队长呢?”

“队长的猫今天不见了,他可着急呢,现在应该还在找吧。”

“队长什么时候养猫了?”

“就是柳姐不见的那几天吧。”

“谢谢啦!”

(五)

“非非,你快出来啊,不要再躲了好不好?”王杰希满头大汗的找着他的“猫”。

“喵~”柳非站在门口学了一声猫叫。

“非非,你在。。”王杰希冲到门口,却发现是柳非,而不是他的猫。

“队长,我回来了,喵~”柳非学着猫的样子。

王杰希换回了队长的样子:“柳非,正经点别卖萌,这个月欠下的训练要补回来。”

柳非走进了一步,带着淡绿色美瞳的眼睛盯着王杰希的眼睛。

“非非?非非!”王杰希看见了熟悉的眼睛,就再也不能按捺住了,抱住了柳非。

“喵~”柳非好像变回了猫一样,静静地窝在人的怀里。